140家美国明星影院暂时关闭,激进的并购被指控存在管理问题:覃辉如何推出“美国明星部”?

没有金刚钻却揽瓷器活,星美影院不堪前期扩张导致的运营资金缺口,关店、欠薪及拖欠供应商版权费等问题接踵而至。

近来,星美影院被指因严重违约而被拉闸断电,随后星美影院关闭的消息甚嚣尘上。

据12月6日星美控股(00198.HK)的公告显示,截止2018年11月31日,本集团于中国内地经营320家影院,其中约140家短暂停业,12月10日,停牌3个月的星美控股被踢出恒生指数。

而对于这些表面现象背后的原因,多位业内资深高层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星美控股核心问题在于内部管理,并购影院出现系列并发症,导致一发不可收拾。

超百家影院短暂停业12月12日,自星美国际影城官方售票平台星美票务平台获悉,目前北京区域范围内,星美仅有5家影院,其中北京回龙观店、北京世界城店两家影院暂无上映电影,北京分钟寺店上映7部电影,北京西红门店上映3部电影,之前短暂停业的北京金源IMAX店上映4部电影。

在此前的11月22日,星美影院因严重违约,与北京金源时代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下称金源时代)租赁合同在11月6日解除,并于解除日开始15天内将租赁场地归还金源时代,但因星美影院拒不撤离,被金源时代断电。

事实上,星美影院的闭店潮极为凶猛。

据12月6日,星美控股表示,截止2018年11月31日,本集团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经营320家影院,其中约140家短暂停业,而约11家有可能将于不久后因本集团不能支付租金而失去赎回权。

与140家影院短暂停业相对比的是,截至2018年6月,星美控股在中国内地运营影城数目365家,这个数字在3年前的2015年中报为130家,仅仅3年的时间扩张了235家。

激进扩张的同时,是星美控股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

在12月6日的公告中,星美控股表示,该集团现时欠足够营运资金支持其业务营运,根据该集团于11月30日未经审核管理层资讯:该集团若干租赁物业的租金尚未支付总额约为2.01亿港元。

2017年底,星美控股曾扬言要在2018年底影院总数要达到450家,如今看彻底没戏了。

星美国际影城官网显示,最新开的一家店为,6月28日上海奉贤佳源店开店。

除了“关闭门”,据媒体此前报道,星美控股早在2017年下半年就出现拖欠员工工资情况,而在今年开始,星美控股很多影院无新片可放。

上述的公告也证实该情况,星美控股表示,该集团影院对上映电影的供应商尚未支付相关版权费总额约为人民币1.5亿元,对若干雇员工资尚未支付总额约为1.08亿港元。

星美还表示,于该公告日期,该集团已收到相关贷款人法律顾问发出的通知函,要求偿还合共约4亿港元。

该集团已就向集团提供额外资金的可能性及可能的解决安排与贷款人进行积极磋商及讨论,包括将彼等的贷款或一部分转化为公司的股权。

某影视文化公司高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星美影城关店主要是企业管理的问题。

“星美起步较早,对电影院运营经验丰富,如今懂电影行业的人却打了败仗,表面看是扩张过度资金承压,背后则证明扩张的质量较差,新建电影院及收购电影院两方面都存在问题。

”上述影视文化公司高层说。

大规模并购引爆?星美控股的大举并购,正引发管理并发症。

星美控股官网显示,其主要经营中国电影院及新增值业务,包括广告及宣传业务、会员计划及星美汇。

在扩张影院的过程中,星美控股使用了“拿来主义”。

今年5月,还未离职的星美控股前执行董事郑吉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影视行业的快速发展,星美控股更多积极布局三四线城市,收购近180家门店。

这个数字意味着近一半的影院都是收购其他影院,改头换面后为己所用。

“电影院管理要有精细化管理、规模化的扩张能力,两者兼备才能健康发展,如果有规模化扩张的想法,但没精细化管理,最后可能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星美就接近这样的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局面,”上述影视文化公司高层进一步解释,实际上许多的中小影视投资公司都是这样的命运,老板野心勃勃做大事,要做100个电影院,却连10个电影院都管理不好。

此外,有接近星美控股方面的影视公司高层向本报记者表示,星美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扩张的速度过快,并购影院出现管理问题。

上述影视文化公司高层直言:“过去5年看,星美也投资了一些影片,但是都不成功,消耗了部分资金,而投资上游不成功,也说明眼光不佳。

”尽管星美控股问题缠身,但其高管们的决定是集体辞职。

9月13日,星美控股公告称,其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魏裕泰因其太太病重,需要投放更多时间处理家事,辞任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自9月3日起生效,但仍会暂时以兼任方式留任为高级管理人员。

此外,郑吉崇、任晓楠及孔大路已辞任执行董事。

其中郑吉崇以健康理由呈辞;任晓楠因拟重返内地银行业而呈辞;孔大路因家庭计划于稍后移居国外而辞任。

同时公告提出,余下1名非执行董事及3名独立非执行董事,未有参与其日常管理及业务营运,亦无法处理行政职务及就业务及营运作出重大决策。

此外,星美控股由于持续停牌,已与12月10日,被恒生指数公司从恒生综合指数中剔除。

回A失败,谁来拯救星美实际上,激进扩张导致资金紧张后,“星美系”掌门人覃辉曾欲通过回归A股而化解,但回A失败后,谁又能将星美控股拉出泥潭呢?“星美系”掌门人覃辉旗下拥有两家H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星美文化(02366.HK),和一家A股上市公司*ST圣莱(002473.SZ)。

2018年1月,宇顺电子(002289.SZ)发布重组公告,拟收购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成都润运)100%的股权,交易作价200亿元。

成都润运为星美控股旗下影院的运营主体,成立于2010年,主营业务为电影放映及影院运营,即电影票务销售、影院卖品销售及整合营销等,如果此次借壳成功,星美集团的电影相关资产将注入A股。

不过借壳上市的计划最后告吹了,原因在于覃辉旗下的*ST圣莱存在财务造假。

4月13日,*ST圣莱公告称,收到了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已调查完毕,证监会拟对公司进行处罚,经查明,*ST圣莱2015年度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虚增净利润750万元。

证监会决定对*ST圣莱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长胡宜东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其他相关责任人处以3万元至20万元不等的罚款;此外,对实际控制人覃辉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4月16日宇顺电子公告表示拟终止收购成都润运计划。

2018年9月份,*ST圣莱因为虚增收入,被证监会处罚,对覃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彼时,覃辉发誓永远不沾A股。

上述接近星美控股方面的影视公司高层告诉记者,本来星美老板走的是一步险棋,如果回归A股顺利,则是一白遮百丑,资金链断裂则在于回归A股的计划失败,资金链一断则此前欠薪、欠物业费等问题浮出水面。

回A融资的计划搁浅了,处于水深火热的星美影院将如何妥善解决目前的难题呢成为关键。

近日,有媒体公开报道称,覃辉在频繁接触资方,试图融资缓解现金流危机,但目前为止尚未有人愿意接盘。

针对影院运营情况及如何化解危机,今后如何发展等问题,记者发采访提纲之星美控股公开邮箱,截止发稿时并未被回复。

发表评论